葵司全部封面番号

葵司全部封面番号

愚喜曰∶向拟此汤时,原不知能治痫风,经兄加赭石一味,即建此奇功,大为此方生色矣。此病之危,已至极点。

后其子××向愚述其事,因诘之曰∶“重用赤石脂之义何据? 知病危急,适存有按小儿风证方所制定风丹,与以少许,服之立止,永未再犯。

其脉弦长有力,右部尤甚。其所以如此加减者,因此方所主之痰,乃虚痰宜开,礞石滚痰丸之用硝黄者是也;虚痰宜补,肾虚泛作痰,当用肾气丸以逐之者是也。

或问∶脉既有力矣,何以复用补气之药?有时或饮食过量,或因寒凉伤其脾胃,将有吐泻之势,毒即乘虚内袭,盘据胃肠,上下不通,遂挥霍撩乱,而吐泻交作矣。

药坊之苦者,既与《神农本草经》之气味不合,岂武帝台之辛者,独与《神农本草经》之气味合乎?服药后喘稍愈,再诊其脉微弱益甚,遂急用净萸肉一两,生龙骨、生牡蛎各六钱,野台参四钱,生杭芍三钱为方,皆所素购也。

一日大便滑泻数次,头面汗出如洗,精神颓愦,昏昏似睡。此方,即《伤寒论》白虎加人参汤,以芍药代知母、山药代粳米也。

Leave a Reply